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华山淫记

华山淫记


  华山派宽广、恢弘的演武场上,众多弟子进行着没七天一次的演武。在众多
弟子之前,三个人正引领着众人,向华山长辈们演示着门中剑法。这三个人正是
华山大师姐苏云、二师兄风天青、三师兄吕凡。在身后千余弟子的註视下,三人
完美的施展着华山中级剑法。不过明眼的人都会发现,这千余弟子中的男弟子,
十之八九在註视着苏云诱人的完美背影、少部分在看着吕凡那绝大多数美女也比
不上的身材,只有少部分的女弟子在看风天青。
  苏云,华山大师姐、当今天下十大美女之一,有着「云华侠女」的美名,同
时也是她师弟吕浩的妻子。原本的苏云属於外冷内热,虽然关心师弟、师妹们,
但大多时候都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但是自从前一段时间回来后,她给人的感觉
变了很多。原本外冷内热的她变得温柔体贴了很多,在和师弟们相处的时候,甚
至变得有些轻佻。即使在吕凡的面前也经常和师弟们嬉闹、有时候甚至送便宜给
师弟们占。行为轻佻也就罢了,就连穿着打扮和以往比起来也大胆了不少。在这
些天里,她私下里都是薄纱披身,裸背、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就连那无数师弟
们向往阴户隐约在小小的内裤下露出都不在乎。
  「都是自家人,看去就看去呗,反正我相公不在意。」这是华山长辈、女弟
子提醒她的时候所做的回答。
  既然吕凡都不介意苏云这么穿,其他人也就没有在说什么。尤其是苏云的师
傅师娘、从小养大她的华山掌门风不易和柳花影也由着她的时候,众人就更不再
说什么了。只是华山男性的长辈们指导她练剑的时候突然多了、师弟们求她指导
的时候也多了而已。
  此时,一身薄纱长裙、内里只穿着贴身衣物的苏云,正在所有人的註视下、
旁若无人的演示着剑法。原本应该是廝杀的剑法被苏云使出,仿佛云中仙子在曼
舞。每一次手臂挥展、莲步轻移、丰臀扭动,全都吸引着在场男人的心。尤其是
当她美腿高台、露出那本不应在丈夫之外男人面前展露的如玉肌肤时,众人更是
忍不住连咽口水。对男人们的反应,女弟子、还有他们的妻子虽然郁闷,但是却
不生气,因为就连她们自己都觉得苏云是那么的美、那么的诱人,不愧是武林十
大美女之一的名气。
  和苏云那曼舞般的剑法不同,风天青的剑充满了力感、阳刚气十足,令人一
看就知道他不凡的剑法造诣。在华山,人人都已经把他当成了掌门风不易的继承
人,认为他以后绝对能接掌华山、成为武林绝顶剑客之一。不过所有人都明白,
他能继承,是因为武功最高的吕凡要继承豪侠山庄、苏云是豪侠山庄未来的主母。
  对吕凡,风天青的心中原本充满了嫉妒,因为他不但有着超越自己的家室、
还和他心爱的女人成亲了。不错,风天青爱着苏云,而且是爱了很久、非她不娶
了。在吕凡和苏云成亲后,风天青消沈了很久,后来为了忘记苏云,他把一切时
间都用在了练剑上,而且尽可能的不和两人接触。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
淡忘了苏云。这次苏云回来之后,三人相处时候多了起来。不过这更多的是吕凡
夫妇努力的结果。
  吕凡这次回来之后变化也非常的大,原本的他虽然美丽,但是身上散发的气
质令人还是能令人明白他是男人。但是这次从豪侠山庄回到华山之后,他整个人
散发的气质更加的阴柔诱人、令人觉得是少见的美女了。如果不考虑穿着打扮和
胸前的平坦,吕凡绝对是不比苏云差的美人儿。每当吕凡和师兄弟们一起进浴池
的时候,其他人都会感到呼吸急促,即使明知道吕凡是男人,他们的胯间也会忍
不住的挺立。每当吕凡找人搓背的时候,他的师弟们都会争着服务,因为没有人
想错过抚摸他完美肌肤的机会。几次之后,吕凡干脆进入浴室之后就把身体交给
师弟们,让他们帮自己清理干净。不过他知道,师弟们的目的根本不在清理,而
在享受。但是他不在意,因为他喜欢男人的抚摸、就像他喜欢别人抚摸自己的妻
子一样。
  吕凡除了任由师弟们抚摸之外,还对师弟们借着直到练剑、实际上和自己已
经怀有身孕的亲密接触无视。无论是在练剑时苏云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给师弟们
看,还是指导后师弟们借着孝敬师姐的名义抚摸爱妻的身体,他都笑着接受。对
此,师弟们心中是感激非常。但如果他的师弟们知道他心中期待的是他们能把爱
妻压在身下肏干、用粗大的欲望之源尽情的奸淫妻子完美的身体,他们绝对会疯
狂。如果不是苏云喜欢师弟们为她着迷、讨好她的样子,吕凡早就把心中的欲望
告诉师弟们了。
  「我是个变态、一个喜欢爱妻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肏干的变态!师弟们,
师兄想看你们狠狠肏我的爱妻、看你们把我的爱妻征服在胯下、看她被你们肏的
像母狗一样啊!」师弟们爱抚苏云迷人身体的时候,吕凡经常在心中这样大声的
呐喊。
  「师弟们!狠狠肏师姐!肏你们怀了奸夫野种的师姐吧!师姐是个不要脸的
贱货!是个喜欢被丈夫之外男人抱着下贱大屁股狠狠肏的贱货啊!不要在乎我老
公,因为他就是个窝囊废、一个我当面儿和别的男人肏屄都不敢反抗的窝囊废;
一个我怀了野种却对着搞大我肚子男人撅屁股求肏屁眼儿的窝囊废啊!只要师弟
你们喜欢,师姐的屄给你们、我老公的屁眼儿给你们奸,我们夫妻给你们做玩物
啊!」这是苏云每次被师弟们爱抚的时候,心中没有喊出的话。
  夫妻俩虽然被师弟师妹们敬爱着,但是他们的心里却都是下贱的欲望。这欲
望异常的强烈,有好几次两人都差点儿忍不住的大声喊出来。但是每当看到师弟
们敬畏中带着仰慕的目光,他们都会在欲望中短暂的清醒、没有真的实行。不过
最近这样的情况有些改变,因为北方传来了关於吕凡父母的消息,令整个华山的
人看他的目光都变了。那不是因为父母被当众淫辱而轻蔑,而是期待他们也能对
他们夫妇做同样的事情,不过目前他们没有一个人这么做,因为他们怕伤害他们
尊敬的师兄、怕被仰慕的师姐讨厌。
  师弟们目光的变化吕凡夫妇清楚的感觉到了,他们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
现在已经是他们展现真正的自我,把自己的淫贱展现在师弟师妹们面前了。而他
们第一个选择的目标,就是曾经深爱苏云的风天青。苏云想用自己的骚屄容纳风
天青的鸡巴,而吕凡享用自己的屁眼儿体验风天青的羞辱。在演武结束之后,男
女弟子们分开去了华山后山的温泉浴池,在那里,他们要踏上自己淫乱华山的开
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