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乐春院的淫靡大戏

乐春院的淫靡大戏
 在乐春院的内院里,此时正上演一场淫靡大戏。
  “哎,师傅,真的可以吗?仙儿好怕。”
  “喀喀!好仙儿放心吧,尝过了这个滋味,怕是你以后都会抢着要呢!”
  “可是……那两根……实在太大了,仙儿只怕受不住阿!”
  “可是……”
  正当女子迟疑时,两个男人早已不耐,将肉棒分别顶入女子的蜜穴和菊穴中,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的女子惨叫一声,旋及落入了无边的狂风暴雨之中。
  这名女子正是大华的二公主-秦仙儿,怂恿着她的则是她的师傅-安碧如。
  自从三天前第一次偷腥以后,两人早已被异国的巨棒所征服,虽时有对林三的愧疚,却更沉溺於欲望之海。
  看着自己的徒弟被两个黑人夹击着,安碧如不禁也跟着兴奋起来,细长的手指抚过湿润的下体,倒是越加渴望肉棒的插入。
  此时一个白人男子拉过她的身子,对着娇嫩的红唇一阵痛吻,粗糙的舌头横冲直撞,勾起了安碧茹的欲望,灵动的丁香小舌和男人交锋,已然不顾嘴角溢出的口水。
  这名男子却是巴利!原来自那天过后,尝过甜头的安碧如与秦仙儿欲求郝大二人再次交欢,却是遭到了拒绝;二女虽知可凭武功强迫郝大二人就范,却也会少不少乐趣,只好使尽手段讨好二人,连林三珍藏的万阳蔘都偷了出来,终於使二人开出条件:让他们的主人-巴利也分一杯羹。
  两女思忖有阴蛊在身,倒也不怕再与他人交合,何况巴利也算半个自己人,不必担心他日后乱搅舌根,便也应允了。
  当安碧如二人再次出现在巴利面前时,巴利有些蒙了。
  本想着能和美艳的师叔一亲芳泽就够了,谁知又带了一个公主师姐,不由感激的看向李香君和郝大、郝应,随即色眯眯的要求安碧如二人服侍入浴,享受了一龙双凤的极乐之夜。
  不得不说,巴利的持久与硬度的确比不过郝大二人;不过因为二人阳气旺盛,对於万阳蔘并无需求,所以平白便宜了巴利。
  让他不但得享温柔乡,又加强了自身的性能力,渐渐追上郝大二人的程度。
  回到乐春院内院,巴利把玩着安碧如的乳房边笑道:“狐狸师叔你可真骚,才吻一下浪水就流满地了。”
  双颊红润的安碧如横了他一眼,笑骂道:“被你们这些坏家伙欺负过后,就是贞女也会变成荡妇。”
  巴利得意的笑一下,调侃道:“我倒不觉得师叔贞洁过,当初可是你暗示要郝大二人坐陪的,难道真的只是缺下人而已吗?”
  安碧如不接这话,轻轻捶了巴利一下,说道:“若不是如此,你以为你今天会有机会同我交欢?莫要忘了我可还帮你们偷偷搞上了我师姐,不感谢我还揭我苍疤,该打!”
  巴利大手一环,将安碧如搂入怀中,边在她耳边吹气边说道:“我可是在赞美师叔啊!再说我们这些天可是鞠躬尽瘁,不知道被你师徒俩榨了多少精液,难道还不肯让我嘴上占点便宜?”
  感受着男人的热气,欲念大起的安碧如正想回话时,却听闻秦仙儿的呼救声。
  “啊……师……师傅……救命……太……喔……太刺激了……仙儿……从没有这种感觉……快……快被干死了……”
  “嘿!公主殿下经过我们开发耕耘,怎么会轻易的被干死?怕是快爽死了吧!”
  “要不我们停下来,看看公主怎么反应?”
  被操的欲仙欲死的秦仙儿听着俩人胡言乱语,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只得默默的承受第一次的3P体验。
  而另一方的安碧如早已在巴利身上骑了起来,只见那雪白的大屁股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看的人眼花撩乱,当事人双方则是舒爽不已。
  “喀喀!小弟弟有进步啊,当初我用这一招,你可是一下子就缴械了!”
  安碧如一边动作而不忘调侃。
  “骚师叔的技巧高超,我当然是不能比的,不过莫忘您也是郝大二人的手下败将阿!”
  巴利不堪示弱的回道。
  安碧如想起昨天的阵仗,真是又爱又怕,一向好胜的她不知道高潮了几回,郝大二人就像不知疲倦的性爱机器,不断的冲撞她的阴道和菊穴,层层叠叠的快感终於让她讨饶了起来,然而还是被二人干晕了过去。
  想起昨天剧烈而狂野的体验,望着秦仙儿的安碧如不免有些羡慕,又气巴利一直嘴上不饶人,终於使出浑身解数,让巴利咿咿噎噎的乱叫。
  当李香君从宁雨昔处回来,这三男二女的淫乱交合也进了尾声。
  “喔,仙儿公主的美穴吸得我好紧,我快射了!”
  “她的菊花也是,真是令人受不了。”
  “你们……插的仙儿好舒服……阴道……和菊穴都塞得满满的……啊啊……又……又来了!”
  “喔,骚师叔,我要你给我生孩子……喔……快……快射了!”
  “来……来啊……你有种……就射进来……我接着……喔”淫乱的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随即在一声声低吼中泄出了生命精华;看着被干的欲振乏力又嘴角含笑的安碧如二人,李香君想起这两日为了要讨好她们俩,自己可是没有做爱,强忍着下体传来的渴望,馈报道:“师傅她看来挺正常,想来将昨日发生的事都当做春梦了。”
  巴利闻言大笑:“想不到印度的迷香加上安师叔的蛊毒竟会有如此妙效,这样不久之后仙子师傅也要加入我们的行列了!”
  安碧如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也想的太美了,同样的手段再用一次,我师姐必然起疑,你就准备立毙当场吧!”
  早已从秦仙儿身上离开的郝大大咧咧一笑,打了安碧如白嫩的屁股一巴掌,笑骂道:“谁不知道你这骚狐狸心眼多多,不快点想出办法来小心我们和少爷干的你下不了床。”
  郝应则接话说:“你说错了!应该说若不快点给我想出办法,小心我们都不干了!”
  “你们说的都对,不过嘛……”
  巴利拉过一旁的李香君,笑道:“可别忘记我们的小香君,她可是憋得紧呢!”
  李香君红着脸,心里想着:原来巴利都看在眼里,没有忘了我呢!当三个男人分别往李香君的三个洞插入后,安碧如和秦仙儿看着她游刃有余的表情,心里不禁想:若是论床上功夫,这师门的辈份秩序可要再改一改。
  这一天安碧如前往林家大宅找宁雨昔,刚转入院落便听见长剑破空的声音,却是宁雨昔正在练剑;做为多年的对手和姐妹,安碧如怎能不知师姐虽剑风赫赫,却可见一丝的躁动,想来前些天的“春梦”还是对她造成了影响。
  直到宁雨昔收剑后,安碧如方笑眯眯的迎上前去问候;宁雨昔对这个神出鬼没的师妹早已见怪不怪,便邀她回房一述。
  安碧如见着桌上有书,好奇的翻阅起来,原来是林三版的“覆雨翻云”,正当觉得没趣时,却发现内中夹了几张写了字的纸张,便抽了出来。
  “师妹……”
  宁雨昔欲言又止,脸上起了淡淡红晕。
  “怎么了师姐?”
  安碧如回道。
  “嗯,你可要喝茶,前些天香君可给了我一些异国的茶叶,要不嚐个鲜?”
  香君俩情侣可不是好货,想来那些茶叶也是加了料的,傻师姐还自己把自己往前推啊!心里虽这样想着,安碧如还是笑答:“那就多谢师姐了!”
  宁雨昔又看了安碧如指缝中的纸张一眼,轻叹一声便泡茶去了。
  心眼多的安碧如见师姐魂不守舍的样子,想来这些纸上写的东西有些名堂,便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当她看完纸上所写的东西后,却见宁雨昔早已将茶放在桌上,手指交错而一脸局促不安的样子,她不禁乐了:师姐这幅神态百年难得一见啊!若果小弟弟在可要乐翻了。
  “喀喀,我的好师姐,都一把年纪了还害什么躁,当年在师傅面前可没见过你这样子,今天师妹我可开了眼界了!”
  原来那几张纸是宁雨昔觉得那日的事太过匪夷所思,特意将它记了下来,想不到还未收好便被安碧如注意到,平白添了笑话。
  “师妹,这事可别乱传,我可不想让别的姐妹笑话。”
  宁雨昔紧张的说。
  “安心吧师姐,我可不是喜欢乱搅舌根的人。”
  安碧如顿了顿又说:“只是师姐怎会突然做了春梦?”
  “哎!那日我一时心血来潮,本只是单纯的幻想自慰着,谁知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就做了这丢人的梦了。”
  “师姐可是想小弟弟了?”
  “他走了有一阵了,我怎么不想他?”
  宁雨昔红着脸回道。
  安碧如闻言一笑,含了一口茶,猝不及防的吻上了宁雨昔的红唇,并将茶渡进了宁雨昔体内。
  宁雨昔本是一愕,随即配合的与安碧如拥吻了起来。
  两人早已同床服侍过林三,以林三和安碧如的坏心眼哪会轻易的放过宁雨昔?於是被众多手段犁过一次又一次的宁仙子,在床上的配合度极高;而在林三未临幸的日子里,她也没少和安碧如胡混过,现在这对师姐妹的感情早已好到像情人一般,如胶似漆。
  唇分之后,眼里快泛出水来的宁雨昔道:“好师妹,把双头角先生拿出来吧!师姐我想要了。”
  安碧如从怀里掏出缅铃和特制的皮内裤,却是没有拿出双头角先生。
  “师姐,你可要试试新玩意啊?”
  安碧如笑吟吟的看着宁雨昔说道。
  宁雨昔白了她一眼,乖乖的褪下了长裙,下半身赤裸的呈献在安碧如眼前。
  二人到了床上,安碧如把玩着宁雨昔洁白无瑕的玉足笑道:“师姐这双脚真美,连我都忍不住忌妒了。”
  说着说着的安碧如吻上了宁雨昔的脚背,轻轻的对一双玉足啃了起来。
  脚正是宁雨昔的敏感带,搭配茶饮中的些微催情成分,她的情欲一下就被点燃起来,一边呻吟道:“哎……师妹……我的脚……还未洗过呢……脏啊……”
  安碧如不以为意道:“师姐的脚可比凤爪还美味呢!”
  听到师妹把自己的玉足比拟凤爪,宁雨昔气恼之余却又享受着这种服侍,只觉自己的下身兴奋的渗出了水,喘息不已。
  安碧如把宁雨昔的玉足“洗”了一遍,又见师姐已进入状况,便将缅铃一粒粒的塞进她的阴道,直到再也塞不下了,再打起了菊穴的主意。
  大功告成的安碧如笑问:“喀喀,师姐的穴儿真厉害,不知塞了多少缅铃,你现在感觉如何?”
  宁雨昔眉头轻蹙,感觉缅铃虽将她的两处肉穴填得满满的,但好像仍缺了些什么,不由求着安碧如:“好师妹,这缅铃可比不上角先生,你还是拿角先生让我泄火吧!”
  安碧如闻言暗笑:等你知道这玩意的厉害,想求饶都慢了。
  “不行的师姐,都说了是尝鲜,你可还没真正体会呢!先穿上这条内裤吧!等到晚上我再和你好好的玩玩。”
  安碧如拒绝了宁雨昔的请求,又将那条特制的内裤放在眼前。
  宁雨昔心想离入夜还有三、四个时辰,怎么能忍?好说歹说的,却被安碧如层出不穷的理由说服了,乖乖的换上那条特制的皮内裤,又让安碧如拉起裤里的系绳左穿右绕的,紧紧的贴着臀部。
  而这条内裤不经过他人,凭自己是无法解开的。
  安碧如贴心的再将宁雨昔的长裙穿上,随即不怀好意的笑道:“今天天气不错啊!我们出去逛逛吧!”
  宁雨昔本已有了心理准备,但以为最多只是在府内走走,只要吩咐下人避开,也没甚么好怕的,只是安碧如竟要她出去逛街,此时不免犹豫。
  想到在陌生人面前而自己的体内还有着性玩具,宁雨昔害怕之余却也有些兴奋,暗骂自己变的淫荡了。
  安碧如看宁雨昔犹豫不决的样子,看似有些意兴阑珊的道:“师姐既然不愿出游,那我也先走了,改日再来拜见师姐。”
  宁雨昔闻言一惊,安碧如这一走,自己身着的内裤可没人帮忙取下,难道要找其她姐妹或是香君?我可丢不起这个脸啊!想到此处的宁雨昔,不得已的接受了安碧如的提议。

  下床后走了几步,宁雨昔才体会到缅铃的厉害,震的自己是快感连连,饶是她提气慢行,走到林府门口时也达到了一次高潮。
  看着红着脸喘气的宁雨昔,安碧如贴心的问了一句:“师姐,你是要步行还是骑马?”
  宁雨昔顿时犯了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