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美妙的痛

美妙的痛
「呀……」瑶琳痛得大叫,本能地想要退缩。
  「没事的,痛楚很快便会过去,相信我。」狄骏轻声细语哄她。
  「但我好痛,真的好痛!」一股强烈的胀满感,立时塞得堂堂满满。
  狄骏本想等她适应下来,但她的紧窄,使他悸动的欲望竟无法停止。
  他开始慢慢移动,逼仄的甬道,经过温柔的开垦,使瑶琳续渐感到舒缓。
  她开始爱抚他的肩膀,教狄骏知道,她的痛楚,经已续渐消失。
  狄骏收到她的讯息,知她急切的需要,便蹲直身躯,伸手移至两人结合之处,方发觉瑶琳竟然无法容纳宝贝的全部。
  狄骏用手指爱抚她的欲望核心,使她的激情尽快升到最高点。
  先前的缓慢轻柔,变得愈来愈猛,他凝望着眼前的瑶琳,在他强劲的挺进下,看着她脸容的变化,由痛苦中变得悦愉。
  瑶琳感到她的自制能力,经已一去不再回,似乎再无法抓住任何的心思,体内的压力,肉壁掖磨的感觉,在在都教她昏晕。
  尤其他每一深进,都是直抵她的尽处,难言的美快感觉,令她着实难以承受。
  狄骏的宝贝,不住地进出,花露随着肉宝贝抽插,不住往外飞溅,体内那泛滥的感觉,忽然教她害怕起来。
  但当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刷过来时,她开始忘情地叫喊,「狄骏……我不……」
  狄骏感到她的紧绷,不由加速腰部的冲刺,一个解脱的痉挛,犹如巨浪排空般,不停地扩散再扩散……
  瑶琳真以为自己死过去了,不过狂乱的心跳,才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
  狄骏瘫在她身上时,她心里是这样想,大概他也有同感吧。
  瑶琳精疲力竭,却又充满愉悦,她闭上眼睛,尝试把刚才那美妙的一幕,仔细地想个清楚。
  狄骏把她拥在怀中,瑶琳完美无瑕的身躯,令他感觉很好,他开始爱抚她,温柔地抚摸着她一边的乳房,事后的温存,令她感到很满足。
  良久,狄骏才心有不甘地翻身仰躺,瑶琳马上依偎着他,以他的肩膀为枕,手指在他胸膛划着圈圈。「我让你满意吗?」
  「很满意!」他把她微微拥紧。
  瑶琳等了很久,想听到更多的赞美,「还有呢?」
  「还有什么?」他不解的望住她。
  「没有了!」她侧身伏在他身上,不想解释自己的索求。
  突然,狄骏亲热地,在她额前深深一吻,「妳表现得很好,从没有一个能给我如此满足。」他的手再滑向她身躯,亲昵地爱抚。
  虽是小小的一个吻,但对瑶琳来说,已是很足够了。
  □      □      □
  二人躺在池边的地上,贴体相拥,激情的余烬,仍充塞在两人的体内,狄骏吻着她泛红的脸颊,抚摸着她湿润的肌肤。
  狄骏不能不承认,怀中的瑶琳,不但美得让人心悸,且热情如火,并感觉与他是如此地相配。
  一股想永远拥有她的欲望,在狄骏的脑中,再次不自觉地萌生。
  但他却十分清楚,现实非如他所想!
  这完全是天意,是个无法改变的天意,瑶琳必定会离他而去,并且再不会回头,甚至会恨他一辈子!
  「你在想什么?」瑶琳感觉他神色有异。
  「想着妳。」
  「我有什么好想,要令你皱起眉头?」
  「过一些日子,妳便会明白。」
  瑶琳是个聪明的孩子,当然了解他心中所想,若然自己不是他仇人的女儿,这会是多么好哩!
  但眼前的幸福,让她不愿再深思,只要剩得一刻能待在狄骏的身边,她便相当满足了。
  这时,她忽然想起哥哥来,自踏进白松山庄起,还没有机会去问他。
  「我可以见我哥哥吗?」瑶琳柔声问。
  「暂时不能。」
  「我真的很想见他。」瑶琳眨着一对恳求的眼睛。
  「妳担心他的安危?」狄骏蹙高剑眉。「妳放心,他没有事。」
  「我相信,可是我……」
  「妳不用再说了。」他截着她的说话。「我会安排妳两人见面,但不是今日。」
  「真的!但为什么今日不能?」瑶琳紧聚柳眉。
  「当然有我的原因。」
  说着,他的双手再也不肯老实,往她身上乱摸,性感的嘴唇,沿着她光滑的颈项,续渐下移,吻向她高耸的玉乳。
  瑶琳乐意欢迎他,她按着他埋首自己双乳的头部,不要他离开。
  在狄骏刻意挑逗下,令她的玉乳肿胀生疼,而那贪婪的舌头,狂野的攻击,教她禁不住连连娇吟。
  「狄骏……」她抓紧他,要求他立即给予她充实。
  「忍耐点。」他爬起身,抬起她一只脚,八字似的往天竖高,让她粉红的蜜穴,完完全全地呈现他眼前,并用手指抚弄,继而深入探索。
  「啊……」富有魔力的挑情,叫她喊出声来,水眸半闭,猛烈地喘气。
  当狄骏俯首埋伏其间,发挥他舌头的功力时,她全身立时绷得老紧,蜜液汨汨涌现。
  昂然的宝具,撑开她紧密露湿的蕊瓣,徐缓进入。
  充实的快感,再度一浪浪袭来,目下唯一令她能做的,只有揍臀相迎,要求他更深入,迎接更多的畅悦。
  狂猛的进攻延续良久,直至瑶琳开声求饶,狄骏才不舍地撒下种子。
  □      □      □
  「大哥,答应我好么,便给他们兄妹俩见一面吧!」狄姗姗摇晃着狄骏的衣袂,不停地要求。
  「你见过沈一鸣?」狄骏闪着骇人的黑畔。
  狄姗姗有点害怕地点点头:「只说了几句罢了。」
  「我不让他们兄妹见面,自是有我的原因。」
  狄骏不能说出心中的忧虑,他是害怕瑶琳知道哥哥吃了「灵弨丹」,暂时失去武功而不安,他实在不想看见瑶琳担心忧伤的样子。
  沈一鸣确是个武功不弱的人物,庄内除了少数的人外,其余均不是他对手,狄骏又不忍将他关入囚牢里,为防他逃走及避免相方发行冲突,狄骏不得不这样做,这算是个两全其美的最佳方法。
  「有甚么原因嘛?」狄姗姗翘着小嘴,突然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怕他反对你和瑶琳好,是不是这样?」
  狄骏听着她天真的说话,也不禁莞尔:「妳怎知我和瑶琳的事?」
  「我当然知道,要不然你怎会让她入住望月轩?还有我问过小云,她说你和瑶琳在百花池……」说到这样立时脸红起来,不敢再说下去。
  「小云这丫头。」狄骏脸上一沉。
  「你不要怪责她,是我再三追问她才说的。」狄姗姗连忙道。
  「你再三追问?不是要挟么?」狄骏极了解这个小灵精的性格。
  狄姗姗伸伸舌头,便道:「既然你怎样也不肯让他们见面,我也没法子了,但我可否去望月轩见见我的未来嫂子喔?」
  狄骏道:「我说不要,难道妳会听么?」
  「那我走了……」狄姗姗开心极了,飞也似的,转瞬间便奔出了大厅。
  狄骏见着这个可爱的妹子,不由摇头浅笑。
  □      □      □
  望月轩果然穷极伎巧,建筑精美,只见楼外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另有一番绚丽的气派。
  走进屋内,首先投入眼帘的,是一排长长的书橱,其中商彝周鼎、哥窟宣芦、印章图册,真个罗列生辉;两个彩绘大磁瓶,装满了长长短短的书画滚动条,几只丝珐琅凤纹熏炉,正热烘烘地喷着檀香,弥漫一室。
  这时,瑶琳正坐在一张软榻上,品味着自己的境遇,想起沈狄两家的怨仇,不禁神伤,恍然想起了一出杂剧,剧中那位素梅小姐,同样居处于这种矛盾中,最后她下定了决心,大胆地道白:「奴想贞姬守节,侠女怜才,两者俱贤,各行其志……」
  但自己既不是侠女,也不知道有没有这胆识,若论守节,自己不是已和他……
  瑶琳的心潮,正自翻滚沸腾,突然雅室外传来小云的声音:「三小姐,大公子说过,不许任何人进入沈小姐的房间呀!」
  另一少女声音接着响起:「我是经大哥同意的,快让我进去。」
  「三小姐,可是……」这是小雪的声音。
  「还可是甚么,妳两人不相信,大可去问问大哥。」说话方讫,即见一个紫衣少女走进来,而小雪小云二婢,却紧随其后。
  但见那少女回头道:「妳二人跟进来作甚么,还不给我出去。」
  二人无奈,只得低头退了出去,并随手掩上了门。
  瑶琳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凭她们刚才的说话,便知这少女是狄骏的妹妹狄姗姗。
  狄姗姗待二婢出去后,旋风似的来到瑶琳跟前,挽着她双手笑道:「呀……嫂子,妳好漂亮呀!」
  瑶琳立时被她的热情吓得呆住了,一时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狄姗姗像鉴赏字画般,把瑶琳从头看到落脚,赞叹道:「难怪我大哥这么喜欢妳,连我见了妳也有点心动哩。」
  瑶琳听得满脸通红,反执着她的手,笑道:「妳就是狄姗姗?」
  狄姗姗点着头:「嗯!大哥也告诉妳了。」
  「没想到他会有个这么漂亮的妹妹。」瑶琳越看越觉得她活泼可爱。
  「不要取笑我了,大哥二哥只会说我是野丫头,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漂亮!」狄姗姗被人赞美,心头不禁甜丝丝的。
  接着狄姗姗望望门口,放底声音道:「我来这里是想告诉妳一件事。」
  瑶琳睁大眼睛望住她,狄姗姗续道:「我是受妳哥哥所托,来带妳去见他的。」
  听见这句话,瑶琳的精神马上来了,大喜道:「真的!他现在哪里?」
  「嘘……细声点嘛!」狄姗姗压低声线道:「给这两个丫头听见,咱们便无法去的了。」
  瑶琳低声道:「我哥哥好吗?他现在怎么样?」
  「他很好,现在被二哥安置在东月楼,只是吃了「灵弨丹」,暂时失去了武功,但妳放心,我听二哥说只是防他逃走,过两天便会给他解药。」
  瑶琳道:「咱们现在便去见他么?」
  「嗯!」狄姗姗点头道:「不过妳得留意我的眼色,免得被这两个丫头预先发觉,惹来其它人的注意。」
  「我懂的。」瑶琳十分兴奋。
  狄姗姗牵着她的手,走到门口大声道:「嫂子,来嘛,来我的房间,我给妳看看我的玩意儿,保证妳也会喜欢。」说着便打开房门,拉住瑶琳走出去。
  二婢见她们出来,赶忙走上前去,小雪道:「三小姐,妳要带沈小姐到哪里?」
  「到我的房间,不可以么?」狄姗姗甩下一句说话,便牵着瑶琳走。
  二婢追上来急急道:「不可以呀……大公子吩咐说……」
  「说甚么?说不许嫂子来我房间是不是?」狄姗姗睁大了眼睛。
  小雪讷讷地道:「不是,只是……」
  「不是便可以了,还不快给我让开!」狄姗姗截住她的话头,摆出一副吓人的样子。
  小云接着道:「大公子说要咱们好好伺侯沈小姐,这样吧,小婢二人也跟随照顾,要不然大公子怪罪下来,小婢实在担当不起。」 
  「妳们要来便来好了,不要啰里啰唆一大串!」一手便拖着瑶琳往前走,突然回过身来,运指如风,连点二婢两处穴道。
  二婢眼睁睁的软倒在地,连说一句话也不能。
  瑶琳在旁见着,掩口叫道:「妳……」又指着地上的二婢:「她们……」
  狄姗姗道:「没事的,我只是点了她们的穴道,咱们回来再为她解穴好了。」
  瑶琳实在心有不忍,望望小雪与小云,不免有点儿内疚!
  「走吧!」狄姗姗带着瑶琳走出望月轩,穿过深幽的小院。
  □      □      □
  此时正是掌灯时分,殿阁亭台的一侧,正挂着一弯淡金色的月牙儿。
  二人穿室过廊,直朝东月楼走去,途中不时遇着影子帮的兄弟,但帮中兄弟见是三小姐,全都躬身让过,她们的行动似乎相当顺利。
  当二人走过一曲连房,来到一栋小楼时,遽闻一把熟悉的声音,自楼内传了出来:「义父,你不要再多说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瑶琳!」
  瑶琳一听,脚步登时停住,也认出说此话的人便是狄骏。
  狄姗姗也感奇怪,望望瑶琳,便低声道:「不知大哥和义父在谈论甚么,语调好像怪怪的,咱们过去听听好么?」
  瑶琳听狄骏说着自己的名字,早便有此打算,见狄姗姗这样说,更是正中她下怀。
  两人悄悄地俟近窗旁,便即听见一张苍老的声音:「骏儿,不是义父要干涉你的事情,但你要知道,沈啸天当年是如何诬害你父亲,还要着人追杀你母亲,把『白玉紫鸳鸯』抢了去,难道你就为着一个女子,便放弃这血海深仇?」
  「没有……」狄骏坚定地道:「我并没有放弃,但瑶琳并不像他父亲,我报仇的对象是沈啸天,这与她无关,虽然她是仇人的女儿,可是咱们不能混为一谈,她心地善良,而且在此之前,她根本对父亲的一切罪行全然不知。」
  「这又如何,你可有想到,当你杀了沈啸天,为自己父母报了仇,她两兄妹会如何对待你,难道他们便就此算数!你真的不听我所言,坚持要把她留在身边,便和留下一服毒药无异,随时都有可能要你的命,莫非你连这一点也没想到。」
  只听狄骏笑道:「我当然有想过,也考虑了很久,我既然喜欢她,便要接受命运的考验,到时她若真的要杀我,我也毫无怨言,做人子女为父亲报仇,是天经地义之事,我又怎能怪她。但我只知道一件事,我若然失去了她,和失去了自己性命并无分别,义父!我希望你明白我的心境,只要喜欢了一个人,想要在中途放弃,恐怕是件不容易的事。」
  「唉!我真不明白你们年轻一辈的想法,或许你说得有道理,但毕竟对你来说,打后的道路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我也知道,路是自己挑的,就是黄泉路,恐怕到时也难以回头!」
  瑶琳在窗外听了,早已是泪流满脸,而狄姗姗也听得双眼发红,见着瑶琳的样子,只得放低声线道:「走吧,给大哥发现了,便无法找妳哥哥了。」
  瑶琳点点头,抹去脸上的泪珠,激动的心潮,仍不住地在体内攀升。
  通过连房,便看见一座二层高的大楼,狄姗姗道:「前面便是东月楼,楼外有不少人在守着,咱们须得绕到屋后去。」
  狄姗姗带着瑶琳,悄悄拐了一个大弯,来到大楼的后面:「嫂子,妳懂不懂武功?」
  瑶琳摇着头:「哥哥曾教过我些许,但只是闹着玩的,不大有用。」
  狄姗姗笑道:「不用怕,但妳无论如何惊怕,也不要出声,知道吗?」
  但见狄姗姗单手围着她纤腰,低声道:「咱们要上去了。」
  「甚么?」瑶琳抬头望望头顶,见是一株数丈高的大榕树,不由害怕起来。
  当她仍没转念之际,狄姗姗以搂着她纵身一跃,便跃上丈余高,同时落在一株大树丫上,二人扶定身形,往外望去,正好对着东望楼的二楼,见屋内还有着烛光,显然沈一鸣仍没有睡去。
  狄姗姗低头四下细看,见无人接近,遂道:「现在咱们过去,妳得搂紧住我身躯。」
  瑶琳也曾经历过两次这样的环境,一次是狄骏抱她上崖面,加上刚才狄姗姗的一次,她已不甚害怕了,便咬紧牙齿,朝狄姗姗点点头。
  狄姗姗拥着瑶琳,力聚双足,夜鹰似的飞向东月楼二楼,才一踏落檐角,即见楼房之下有两名影子帮兄弟巡过,狄姗姗掩着瑶琳的嘴巴,恐防他因惊惧而叫出声来。
  屋下二人走过后,狄姗姗拉着瑶琳从窗户跨进屋内,即闻一人问道:「谁人?」
  狄姗姗笑道:「是我带妳妹子来了,你该怎样多谢我呀!」说着便与瑶琳一起走了进来。
  瑶琳一见兄长,连忙跑上前去:「哥哥!」
  沈一鸣挽着她的手,大喜道:「妳这鬼丫头,真叫人忧心死了。」
  瑶琳笑道:「难道我便不担心你,是了,听闻你吃了甚么『丹』,没有了武功,是真的么?」
  沈一鸣点头道:「这是没法子的事。」
  「对不起!」狄姗姗来到二人跟前:「都是我哥哥不好,我求他取解药,他又不肯,连二哥也不听我说话。」
  沈一鸣笑道:「这怎关妳事,我还没有多谢妳呢,不是多得妳,咱们兄妹今晚又如何能见面。是了,妳们两人怎会由窗口进来?」
  「飞过来的。」瑶琳指着狄姗姗道:「是狄妹子抱着我从对面大树飞过来的。」
  沈一鸣道:「原来妳的轻功如斯厉害,失敬,失敬……」
  「算不了甚么,我大哥和二哥才厉害哩。」
  瑶琳道:「哥哥,他们有难为你么?」
  沈一鸣摇头道:「这个倒没有,除了不许我走出这里外,并没有甚么。」
  「嫂子妳放心好了,我二哥说就是不想囚他入地牢,但又怕妳哥哥会逃走,所以才给他叫下『灵弨丹』,以防万一。」
  沈一鸣轩着剑眉,盯着瑶琳道:「甚么嫂子?」
  瑶琳见着,登时红霞盖脸,害羞得连忙低下头不敢出声。
  沈一鸣追问道:「快说,这到底是甚么一回事,狄小姐怎会叫妳作嫂子,莫非妳……」
  狄姗姗走到瑶琳的身边,撅着嘴巴道:「不要这样嘛,我哥哥喜欢她,将来自然是我嫂子了,现在我叫早了一点,也不算甚么大事吧!」
  「狄骏要娶她?」沈一鸣感到极度惊讶。
  瑶琳却用力扯她的衣角,希望她不要再说下去,岂料狄姗姗并不理会她,反而笑着道:「怕甚么,大哥喜欢妳,妳喜欢大哥,这有甚么不对。」
  沈一鸣气得喘不过来,五官聚成一团,颓然坐在椅上,良久才道:「妳怎能这样,我两人给狄骏掳来这里,妳却和他……」
  狄姗姗听得有点气恼了,接口道:「这又怎样,要不是你父亲,我哥哥也不会费这么大心机。」
  沈一鸣盯着她问:「妳说甚么我父亲,这与我父亲何干?」
  「当然与你父亲有关。」狄姗姗越说越咬牙切齿:「你父亲害死我父母,你说这关不关他事?」
  沈一鸣自是不会相信,顿即怒道:「妳敢乱说这疯话!」
  「哥哥!」瑶琳眼看二人快到反脸的阶段,不能不出声了,连忙上前扯着沈一鸣,柔声道:「不要再吵了,我有一事要说与你知。」便将唐浩的说话和盘托出。
  沈一鸣听得青筋暴现,握拳透爪,当他全部听完后,实不知道能否相信这赫赫大恶,如此血腥的事实,而且是发生在自己父亲身上,但由瑶琳亲口说出,再加上眼前的种种事情,又不能令他不相信,一时间,他只觉百端交集,痛心入骨。
  瑶琳安慰道:「哥哥,不要难过,现在想甚么也没有用,也无法明白当时的真相,待咱们见到爹爹后,问明一切便是了。」
  沈一鸣摇头叹气:「我害怕的,便是如唐浩所说的一样,到时该如何是好!」
  瑶琳听了,不免也忧心起来,心头沉郁得很。
  狄姗姗见兄妹两人如此模样,一时也茫然无策,寻不着说话来安抚二人。
  便在此时,突然屋外传来一声巨响,三人同时一惊。
  狄姗姗脸现惧色,连忙道:「这是我帮哨子的告急讯号,有人要来攻击本帮。」
  房门倏地大开,冲进六七名帮众,领头一人见三小姐在此,也感诧异,忙上前道:「禀告三小姐,颍阳刺吏领兵数千人围攻本帮,二公子遣派属下保护沈公子。」
  瑶琳兄妹听见父亲来了,也不知是喜是忧,不禁互望一眼。
  只听狄姗姗道:「大哥二哥现在哪里?」
  那人道:「已出庄接战去了。」
  狄姗姗低头惴度一下,连随道:「你们便在这里保护沈公子和沈小姐,不得离此寸步,若有甚么事情发生,马上发讯号通知。」
  众人齐声躬身令命:「属下知道!」
  「嫂子、沈公子,我现在要出庄帮手,你们先待在这里不要走开。」
  「可是我父亲……」瑶琳担心起来,恐怕狄骏会伤害自己的父亲。
  沈一鸣接口道:「我和妳一同去,有咱们兄妹在,爹爹多少有点顾忌,免得兵革相对,彼此大动干戈。」
  「是啊!」瑶琳马上道:「咱们不会走的,若妳不放心,大可把咱们绑住。」
  「嫂子,我又怎会这样做,只是……」
  狄姗姗登时踌躇起来,心想这建议似乎不错,但若然从中发生甚么事,自己又如何担当得起,大哥必然会怪罪下来。
  但现在兵临城下,光靠帮中数百兄弟,不知能否抵挡得住,要是能兵不血刃,便能摆平此役,确是一个可行之法。
  当下道:「好吧,咱们一起去。」随即向手下道:「你们也跟着来吧」
  沈一鸣牵扶着瑶琳,狄姗姗当先前行,继而数名帮中兄弟压后,出了望东楼,直朝南面赶去。这时白松庄四周,以布满影子帮兄弟,把守各处要道。
  他们走出前院,树上和屋檐,已见帮众个个剑拔弩张,如临大敌,气氛显得异常紧张,狄姗姗找着一名手下问:「现在形势如何?」
  那人道:「据知官兵被山下外哨给挡住,帮主和二帮主已下山去了。」
  狄姗姗听后,便即领着各人奔了出庄,沿着山道直朝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