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奇幻

奇幻
  「我会死去的,飞影……到那个时候,你绝对不可能再见到我了。」
  当藏马笑着对飞影这样说的时候,飞影并没有把它当真。
  「唔……」暗夜的房间里,飞影发出低沈的哼声。躯的嘴突然离开,深深叹
一口气。丰满的雪白乳房,顶上的巧克力色乳头勃起,嘴角有唾液发出泽,那是
一种陶醉的表情。「飞影,我还可以这样吗?」
  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深深地看着飞影的表情。自从妖狐藏马的母亲死去
之后,本来一直属于她的飞影便忽然离开了魔界,到了人界去和藏马组成了一个
「家」,两三个月才会回到百足来住几天。所以她一直都是这样,只能期待着这
几天和飞影的会面。不过,这次的飞影非常没有精神。不会是和藏马之间出了问
题了吧?躯这样子想着。她一直非常地爱着飞影。
  「可以,但不能用牙齿咬。」
  「对不起,不知不觉的会碰到。」
  躯用左手撩起散乱的头发,又开始把小小身影的巨大内棒含在嘴里吸允。美
丽的牙齿,嘴里的温度,舌头缠绕的感觉,陶醉的表情,凌乱的短发,扭动的腰
肢,这是成熟女人的性感模样。看着她飞影突然想起前些天还在自己身下,也这
样为自己套弄着的具有非凡魅力的人。
  「飞影,我会死的……到那个时候,你绝对不会再看见我。所以你应该去找
躯,或者说,这是你应该为我做的事情。」
  当时高潮过后的藏马疲倦而苦闷地说着,一张漂亮的脸苍白得吓人。而他就
因此被他莫名其妙地赶了出来了。飞影心里有些难过地想着。其实他知道,自己
出来之后,藏马的房间里——被他们两人称为「家」的那个房间里,一定又会出
现新的只受藏马欢迎的访客。
  藏马可能不知道,自己是知道他不希望让他知道的事情的。在那房间里,这
个时候,不知道他正面对的人是黄泉,或者是黑夜鸟……
  「藏马……」
  不自觉地,飞影轻轻地叫了出声。
  「我不管你来我这里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藏马,飞影。不过我知道他的一些事
情。你也知道的那些事情……」躯娇柔地笑着。她可不喜欢和自己做着爱的人,
心里还想着别的事物。
  于是她更为技巧地吞咽着,挑动着飞影的极限。感觉到敏感部位受到了特别
的待遇,飞影忍不住皱了下好看的眉头:「躯!」
  很快地,飞影便发出痛苦的声音。
  「不要了……快要出来了。」
  躯急忙离开,那种态度好像这样让他太可惜了。
  「从臀部後面吧……」
  躯趴下去,带着平时看不到的难为情的表情挺高臀部。
  「你……从後面插入阴户里吧。」
  像小山一样雪白的臀部扭动,诱惑着眼前这瘦小的少年。画圆圈的臀部,从
躯的嘴里发出娇柔的笑声,「你也知道那个秘密吧?你的在人界的那个人……现
在在做什麽呢?美丽的像玫瑰花般的你的恋人,赤裸裸的……不知是前面或后面
受到除了你之外的人的攻击,也许发出可爱的哭声呢。」
  「不要说了!住口!」
  红色的眼睛里忽然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躯还来不及反应,飞影的手掌已经
连连用力地打在雪白的臀部上。
  「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吧!」
  挨打的臀部更刺激了内部的空虚。躯情不自禁地用力扭动,疯狂的要求插进
去。飞影从床上下来,打开放在床头柜里一直备着的,本来只是属于他和藏马之
间使用的那瓶油。
  「飞影,那儿要等一等吧。」在躯的肛门上涂油时,她拼命摇头。
  「你是在命令我吗?」瘦小的身子不高兴地发出了低沉的质问。
  「我在请求你,等一等再弄那儿的。」
  「我二边都不要弄。」
  「你真刻薄,那麽插入後面吧。应该说……请你插进来。」
  躯有些低声下气地说着,用手拨开了下身的那片黑色。飞影不禁皱了一下眉
头:躯的阴户有着相当多的阴毛,这样围绕着看起来有点可怕,不过上面的肉洞,
虽然经过了好几次的奸淫,依然没有裂开也没有变形,还是端正的模样。
  「我,还是喜欢藏马。」飞影突然说,但也是真心话。
  「我明白。」
  「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飞影懊恼地说着,忽然在这时候产生虐待性欲,
立刻把巨大肉棒插入臀部洞里。很顺利的进入,飞影开始猛烈抽插,肉棒在里面
磨擦肉壁,肛门静脉丛红红的翻起开始蠕动。
  「啊!」
  躯好像很痛苦的扭动臀部摆脱肉棒。
  「这样会弄坏的,温柔的抽插吧……啊……感到刺痛…怎么了,飞影,你这
样做就……好像陌生人……」
  「哼!」
  「我要夹紧。」欲火和怒火也在躯的身上同时冒出。「我要你尝到我臀部夹
紧时的美味……就是这样的了。」
  「我会让你……在这个时候,忘记藏马。」
  躯拼命夹紧,飞影肉棒受到强烈的刺激。强烈的结合感,这时候飞影快要射
出来。
  「你比较看一看,看谁的好。」
  躯发出得意的笑声。
  「我一点儿也不会输给他。」
  而这里并不如飞影所想的,是属于他和藏马的家,而是东京旅馆的一个房间。
                第一节
  一对赤裸的修长男体纠结着睡在双人床上,其中,可以看那拥有一头美丽的
红色头发,更为纤细瘦弱的身体的主人一边哭泣着,一边调整着自己的体位。
  这是在刚刚性交之後,准确来说是第二次性交刚结束。这一次也是肛交,姿
势是藏马在下,双腿高高举起後弯曲贴在肚子上,是从正上方插入的姿势。这样
能使在上面的人有强烈的插入感,在深深插入後,藏马完全可以在直肠处就感受
到阴道的蠕动。这也是飞影最喜欢的姿势——它完全可以代表一种征服。而这次
在上面的,不是飞影,也不是飞影猜测中的黄泉或者黑夜鸟,而是对藏马和飞影
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好朋友——浦饭幽助。
  「这次就用这个姿势吧……」对于这次的事情,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藏马
依然主动的采取这种姿势引诱幽助。而幽助看到这种淫荡的姿势,则产生新的欲
望,也好好地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每一次抽插都能没顶而入。
  「藏马……」
  藏马的性感一如他那头红发般热烈燃烧着。他把脸别向一边,一面扭动臀部
一面辍泣,可是用这个姿势性交时,脑海里始终离不开飞影的影子。
  「啊……!藏马!」
  不断地抽插着的幽助终于射精了,在这刹那藏马也达到高潮,结合的身体分
开的时候,藏马从性欲中清醒了过来,想起飞影对自己的爱和自己屡次背叛他的
罪恶,赤裸的身体又开始哭泣。
  「藏马,为什麽要哭?不要哭了。说一点性感的话吧,我有一次在洗手间里,
看到过飞影的家伙,看不出他人小小的,东西倒是很大,所以插在你臀部里时,
会痛的呻吟吧。」
  幽助用露骨的形容词说着。
  「喂,我在问你,回答啊。」
  「不要这样。」
  藏马用软绵绵的声音说。说话时,眼泪停止了。
  「幽助,去吃饭吧。」虽然他现在一点也不饿,但他很想改变气氛。至少,
这样能令自己对于自己背叛飞影这件事情,感觉好过一点。
  「我们去餐厅好不好。」
  幽助看着一直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好友,忽然伸手出去狠狠地拧住藏马的乳头,
一点也不顾忌藏马瞬间剧痛布满全身时的僵硬:「不!这次完全是你勾引我——
你还要说淫乱的话。」
  「啊,不要这样……」
  藏马用双手保护被拧得令人怀疑会不会和自己的乳房脱离的乳头,楚楚可怜
地哀求:「要我说和飞影的事吗?啊……开始的时候,我是开始呻吟……插入时
脸色变苍白流汗,飞影总是用奶油或沙拉油涂上……很多。这个,对我而言在生
理上和心理上都是很大刺激,胃也会痛,也会便秘……但就是便秘飞影也不会放
过我,每天都会插进来,他的性欲……总是特别强。」
  「我也很强。」幽助一把拉开藏马保护在胸前的手,俯下头去用牙齿轻轻咬
住左边的乳头,开始带领它做圆周式的旋转。
  「是啊,很像。」藏马点点头,狠狈地用小臂遮住了眼睛,仿佛这样就可以
避免被侵犯似的。
  「我们都比你年轻,藏马,不论是我还是飞影,现在的我们,无论在年龄或
生理上,都是性欲最强的时候。」
  「……你们是年轻……都发泄到我的身体上来……」
  披散的红发颤抖着,形成一圈圈漂亮的光晕。藏马轻轻地说,停止了哭泣。
  这件事情,如果让飞影知道了的话……如果飞影会知道,他和幽助原来也一
直在一起这样的事情的话……
  「你不想哭了吗?」
  「嗯,泪水都哭乾了。」
  「为什麽要哭?」
  「心情有说不出的复杂……」
  「你笑笑看!」
  「这样吗?」
  藏马的脸上露出微笑,是艳丽的微笑,有如玫瑰花般的笑容。
  「嗯,你真的很漂亮——谈谈你和他一天五次的事吧。」
  藏马的笑容微微地凝结在了脸上。幽助陶醉的看着,强迫他说出淫荡的事。
  「……那一天是很闷热的一天。飞影四点钟左右回来,在楼下就把我的衣服
剥光……我赤裸着臀部,被命令到二楼……他把我关在房间里不休息的……也就
是没有拔出来就连续五次。」
  「什麽!」幽助发出惊愕的声音。
  「没有拔出来的五次?!」
  「我真的以为他是畜生。不过飞影最近很体贴……也不会在外面惹事生非。」
  「不错,听起来飞影前段时间感觉上就像是个好男人。」
  「你也好好用功吧,对于萤子……」
  幽助笑了一下,拉开藏马遮住了双眼的手,开始吸允像樱桃般可爱的粉色乳
头:「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飞影还不能够满足你,让你两三个月总得出来找别
人几次……总之,把手指插入屁眼里。」
  幽助一面吸吭乳头一面说。藏马的眼睛看到幽助的肉棒已经勃起。
  「知道了……」
  藏马微微抬起臀部,把二根手指插入肛门里。
  「藏马,插进去了吗?」
  「是……插进去了。」
  「挖弄。」
  「啊,我……」
  「听话。」
  「我……啊……好,我自己……嗯,好了,你吸乳头吧……用力的吸……这
样连在一起感觉好像很舒服……」
  在菊洞里挖弄的手指发出轻微的声音,还有微微发出来的臭味。但这样的臭
味不是恶臭,而是像杏花的气味。幽助这才知道飞影迷上的味道是什麽。
  「趴下。」
  幽助的声音因兴奋有一点沙哑。
  「我的外套口袋里有油。」
  藏马像白色的爬虫类一样地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摆出淫荡的兽姿。二个雪白
的臀瓣。臀部间的沟里露出肛门。下面的肉缝里还残留着幽助射进二次的精液。
  幽助没有理会藏马对他说的话,直接用手指挖出精液涂在藏马的肛门上。藏
马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又快要被好友奸淫第四次了。
  「堕落吧。」
                第二节
  幽助的声音有一点颤抖。
  早就堕落了……藏马情不自禁地想着。干脆掉入地狱吧。才这么想着,菊洞
那里便传来了迎接肉棒插入时的剧痛。藏马的眼泪马上掉了下来,同时夹紧了幽
助的肉棒。变成一旦咬住就绝不松口的乌龟。
  「啊……藏马,你真是淫荡的妖狐……」幽助气喘吁吁地说着。
  「不,我不是淫荡,我没有淫荡……」
  藏马红看脸啜泣,同时放松肛门夹紧的力量,催促幽助。
  「抽插吧。」
  幽助开始慢慢的,但每一次都很用力的抽插。可是当藏马的雪白臀部配合他
的节奏前後活动,发出喘气声时,幽助加快抽插的速度。这时候藏马的臀部也跟
着改变节奏,加快前後起伏的活动。而且不停的发出甜美啜泣声,淫荡的扭动着
臀部。
  「插吧!用力插吧,就这样让我泄了吧。」
  藏马发出哀求的低吼声。
  那种声音,那种啜泣声,美丽雪白的臀部奔放的淫舞,肛门带来的快感「麻
痹了!要……射!」咬着牙,幽助发出一种近乎幼稚的声音。
  「不要!我还差一点!要忍耐…」
  「你要再这样用力夹我,也要使我泄出来。」
  藏马停止扭动臀部,用力缩紧肛门。
  两个人在结合状态下休息一下,。都没有说话,都在喘气。
  「插吧。」
  藏马催促,同时臀部轻轻前後摇动。
  幽助屏住气,脸红红的用力抽插。
  藏马发出快感甜美的啜泣声,全身开始颤抖。幽助用力的将所有的精液全部
射入肛门中。
  藏马趴下去,昏迷了。
  自己的身体,始终是背叛了飞影。在旅馆里被一个人丢了下来的藏马默默地
躺在床上想。
  「……我想还是,回家吧。」
  藏马轻轻地这样说着。不期待也不可能会有人回答他。
  「我真的应该,堕入地狱。」
  「回来了?」藏马转过头,看着刚刚推开门走了进来的飞影——不知道什么
时候,飞影已经不再从窗户那儿进出属于他和藏马的房间了。这个……被他们两
人称为家的东西。
  「嗯。」
  「啊……我,我还没有做饭呢。你饿了吗?我马上去煮……」做了亏心事的
藏马,想避开飞影地勿勿往厨房里走去。
  「藏马!」飞影从后面一把揽住了藏马纤细的腰。
  「……为什么不问我,这几天到哪里去了?」
  「啊……」
  「我从前几天起就一直和躯在一起。」
  「……」
  「为什么不说话,藏马?」
  「……飞影,我去帮你做点吃的,好不好?」
  「藏马!」
  飞影大叫一声,一把扯着藏马进了房间,然后一下推了进去。藏马一下子站
立不住,向前冲了几步后,跌倒在回家才刚铺好的床上。雪白平整的床单马上又
弄皱了,藏马摇摇头,挣扎着想坐起身来,于是仿佛在邀请飞影进入似的,纤细
的双腿便微微张了开,整个姿势说不出的暖昧。飞影紧紧地盯着眼前的景象,那
被掩盖在贴身的牛仔长裤接缝下的,是被自己品尝过许多许多次,却依然不会感
觉厌烦的美丽的入口。
  「你从来不为我感觉嫉妒。」
  「……我……」藏马微微地发愣,对于这近似于指责的口气,藏马真正感觉
得到的,更多的还是愧疚。
  飞影不知道,就在刚才,才二个小时前的事情,他和幽助……
  飞影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才露出失望的表情。他走了上来,默默地褪去
了藏马碍事的长裤,把脸压在他的下体,开始舔玉柱一般的花茎。
  「飞影……不……啊……呜……」刚刚才被幽助疼爱到昏迷过去的藏马,一
发觉飞影的欲望之后,不禁害怕起自己是不是能够承受得起。虽然刚才幽助也比
较温柔,并没有把自己弄裂。
  可能是牛仔裤太紧了吧。发现藏马下体有点异常红肿的飞影,不无体贴地想
着。
  「我希望你能够为我感觉嫉妒。」他小声地说。但他也知道现在的藏马并不
有把这句话听进去。从藏马过快的反应上,他很快就明白了前面的设想是错误的。
  这样快的反应,过激的……说明现在他眼前的人今天已经受到过呆会自己还
会给予他的对待。而对象……不知是不是黄泉那该死的瞎子,或者是那见了鬼的,
死而复生的黑夜鸟……
  飞影没有想到过是幽助。感觉心里有嫉妒的火焰正在燃烧的他,因为觉得自
己没有资格和能力独占藏马,而默许了九百年以前的藏马属于过黄泉和黑夜鸟这
样的事实。反而是自己,已经和藏马在一起后,还有不断去找躯这样的事情,令
飞影觉得自己对藏马有一种深深的疚。
  「啊……不,啊……啊……对了……就是那里……」本想阻止飞影,却极快
地沉溺在他巧妙技术下的藏马,也发出了淫荡的轻叫声。
  「还有那里……别……那是最敏感的地方……」
  飞影没有空说话,握住玉茎拨拉着包皮,那个东西已经充血勃起,一捏顶端
便露出一点有如珍珠般的粘液。
  「感觉很特别……变成这样大,还是第一次。飞影……」
  藏马这样说的时候,先前那露珠般的粘液又微微地涌出,几乎形成了一个完
美的球形,在灯光下发出美丽的光泽。
  真漂亮……
  飞影像狗一样长长伸出舌头住肉柱上舔。
  「唔……好舒服……要泄出来了……啊!痛…!不要用力咬……要轻轻的…
  …咬……「藏马对牙齿的虐待也感到快感,这时候高潮的快感向大脑直冲。
  「插进来!马上!现在就来吧!」
  迫切的声音喊叫着,藏马用手抓住飞影的头用力向上拉。
  「快!快一点!我痒死了!」
  飞影压在藏马的身上。巨大的肉棒猛然插入火热的肉洞里。一下子,传来一
声轻微的肉壁撕裂的声音,随即微红的血液开始随着进进出出的肉棒断断续续地
掉出来。可是就是这种样子的疼痛,更是刺激着藏马疯狂的扭动雪白的臀部,在
那兽甬的中心,飞影忍不住地射精。
  「啊,飞影……」
  「藏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