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姑娘指挥官

姑娘指挥官
 离果敢号改造已经过去了一些日子,当初顶着众多压力,花费了数倍于战列
舰改造的资源,硬是将一艘平淡无奇的驱逐舰打造成港区唯一的导弹驱逐舰。
  舍弃了反潜能力,搭载装备为独一无二的反舰导弹。对付小型舰艇基本一发
一个,偶尔有几个勉强保住护甲的,将交给队伍里剩下的人解决。
  战果丰硕,但随之而来的有不少非议。
  雪崩计划结束后不久的一个夜晚,指挥官独自一人待在办公室里,桌上的投
诉信堆成小山。
  「身为驱逐舰,却总跟我们抢铝用,本来高强度作战对资源消耗就很大,这
样下去舰载机都趴窝了。」署名为全体航母。
  「明明距离就在大炮射程内,却非要用导弹,结果让对方冒着烟溜走了。如
果当时能趁机来一次齐射的话……」某个匿名战列舰留。
  「长官,我投诉,长春这孩子居然一点反潜能力都没有。上次在近塞浦路斯
海域遇到敌方潜艇,要不是规避及时,重要物资就被击沉了……可是她作为编队
里唯一一艘驱逐舰,居然说自己没法扔水雷……长官,以后请不要派遣这种『驱
逐舰』参与作战。」一位颇为愤怒的轻巡舰留,笔记挺工整的。
  「指挥官,我也要成为导弹驱逐舰,我也要有帅气的导弹发射装置……」字
迹很稚嫩,原本的签名被涂掉了。应该是某个驱逐舰的。
  纵观这些投诉,都是针对长春一个人,看来导弹驱逐舰的确有不少非议。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请进。」指挥官揉了揉发酸的眼眶。
  门被轻轻地推开,长春迈着小碎步走进屋里,卸下了装备,穿着那套显眼的
白色制服——同予者何人。
  「长春?这么晚了你还没回去休息吗?」
  「嗯。是啊,刚刚一个人做完发射训练,看到指挥官这里还亮着灯,就过来
看看了。」长春反手把门关好,走到指挥官的身边。
  「这样啊……」
  「我还是觉得命中精度不够,刚才去巩固了。」看到指挥官在审阅文件,长
春嗖地一下贴了上去,顺手拿起一张。
  「欸?为什么是投诉我的啊?」她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看看指挥官,又看
看文档。下面几张都是一样的内容。
  「也不是什么大事……」指挥官急忙安慰道。
  「呜,没想到大家对我意见那么多。」原本还兴高采烈的长春,情绪忽然低
了下去,眉头紧皱。
  「只是作战方针有差异,磨合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我原以为大家都对我不错,没想到……」长春满脸哀愁地说道。
  「好了,别难过了。」指挥官拉开抽屉,将一份戳着印章的文件袋递给长春: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上级利用敌方数据成功研制了一批新装备,很快就能运抵
港区,特别为你定制了一批反舰导弹。」
  「真的吗?」长春半信半疑抽出装备测试报告,仔细阅读着,脸上的忧愁渐
渐一扫而光:「C- 301型反舰导弹,火力将近企鹅的三倍,还附加有特制穿
甲部!」
  「怎么样?好好加油吧。」指挥官微笑着看向少女。
  「嘻嘻,指挥官太感谢你了!」长春冷不丁地扑向指挥官,抱着胡子拉碴的
脸亲来亲去。少女的体香夹杂着汗味,一起扑向指挥官。
  隔着衣服,男人感到被某个小小的,硬硬的东西撞了一下。
  「哎呀,长春,让别人看到多不好。」被这轻轻一撞,指挥官体内的火苗被
点燃了。
  「欸嘿嘿,不好意思。」长春这才站到一边,将帽子扶正。
  「总之呢,以后请你更加努力,外人的看法并不重要,自己的选择才是正确
的。」
  「嗯!就像莲花那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长春挺了挺胸脯。
  「是啊,你这套制服不就叫做同予者何人吗?」指挥官这才注意到长春身上
的白色制服,恰好遮过腰部,那是为了庆祝改造成功后特别定制的。一双白色过
膝长袜将两条嫩腿包裹在其中,袜筒顶端刚好和裙摆形成十厘米高的「绝对领域」,
在昏暗的灯光下有种朦胧的美感。
  「那指挥官什么时候和我定下誓约呢?我上次你说过只要我表现优秀的话,
就可以举办仪式。可作战已经结束那么久了……」长春撒娇般地搂着指挥官脖子,
略带黏着感的手臂滑过颈部,少女的鼻息拂过脸颊。经过长期锻炼的身体,不断
散发着雌性气息。
  「这几天事情真的有点多……再过几天我安排下……」指挥官一边说着,一
边把手慢慢攀附上长春的腰际。
  「嗯……」长春忽然察觉了什么,警觉地扭过头去,只见一只手不规矩地在
腰上摩挲着。
  「指挥官?你干嘛呢?」
  「哦。没什么啊,只是想帮你放松下。」尽管被识破了小动作,指挥官依然
我行我素,并没有罢手的意思。
  「可……可是……」长春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没有把不行两个字说出口。眼
前的指挥官那么照顾自己,之前还力排众议,将自己改造成为唯一的导弹驱逐舰,
这才有了长春号。
  「训练很累吧?不妨在我这里休息下再回去。」指挥官眼中跳动着欲火,掀
开长春洁白的短裙,把手伸进裙摆中。大腿上还沾着些许汗液,这孩子一定用了
不少力。富有弹性的臀部就隔着一层内裤,内裤上也由于刚才的剧烈运动而变得
潮湿。
  「嗯……」在臀部被指挥官按住的刹那,怪怪的愉悦感划过心田,长春脑袋
一片空白,迷迷糊糊答应了。
  为了缩减开支,办公室里除了必要的设施外,多余的用品都撤销。
  剩下用来招待客人的沙发成为临时休息地点,比不上床的舒适,勉强够两人
容身。
  少女双腿分开跪坐在沙发上,面朝指挥官,两人的距离从未如此之近。
  指挥官微微搂过长春额头,含情脉脉地问了上去。少女没有拒绝,热情地回
应着。
  「唔……唔……」全身被电流滑过,初吻的刺激下,长春感到胸口有种火焰
在燃烧。
  「等,等下……」情系正浓,长春猛地推开指挥官,站到地上:「这种事情
等誓约仪式结束再做吧,现在是不是早了点。」
  「誓约终究是个仪式,什么时候举办都行。傻丫头。」指挥官再次把长春拥
入怀中,轻吻着白皙的颈部,皮肤有些咸味。
  「虽然这么说……」长春被吻着敏感地带,浑身不由得感到一阵酥痒:「欸,
这种感觉好痒。」
  「怎么样?是不是舒服多了。」指挥官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白色裙摆下
方,来回揉搓着莲藕一般的嫩腿。
  「有点……发麻……」长春感到一股热流涌入下身,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指挥官轻轻吐出几个字,把手移向大腿内侧,三
角地带触手可得。
  「你是在说我的腿吗?其实也没有那么好看了。」长春难为情地说着,双腿
下意识并拢。
  「是啊,就和莲藕一样。」指挥官微笑着,手开始向上移动。
  长春这时才意识到对方的企图,急忙用手挡住腿间的私密地带,小声说道:
「指挥官,别碰那里了,我……」
  「你这丫头,害羞什么呢?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指挥官拨开长春的小手,
无意中触到手指关节,原本白嫩的皮肤上居然也长出了一层新茧。
  「这是训练时弄的吗?」指挥官搓着手掌上的凸起。
  「嗯……也没什么……不用太担心。」长春急忙缩回了手。
  「作为港区唯一的导弹驱逐舰,真是辛苦你了。」指挥官鼓励着,接着把手
放在少女股间,隔着一层内裤,下面就是最私密的地方。
  「唔……别这样,我好羞耻的。」长春撒娇般地晃了晃身体,更挑起了指挥
官的欲望。
  「我会很温柔的。」透过内裤,指挥官摸到了两瓣凸起的嫩肉,按着边缘向
上,在顶部找到了一个略微发硬的肉核。手指稍加用力,内裤的布料在肉核和缝
隙上摩擦着。
  长春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片红晕,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动:「啊,好痒……」
  「那这样呢?」指挥官时而用力,时而放松,不停刺激着尖端的肉核。在连
番刺激下,原本软软的核部发硬。不一会,内裤上变被水迹所沾湿。
  「讨厌……」长春责怪道:「内裤都湿了。」
  「那就脱下来吧。」指挥官顺手褪去长春的内裤,顺着小腿扯下,扔到一边。
光洁的阴部上在光线下微微闪着亮点,一丝淫水从紧闭的肉缝中淌出。
  「哇,别看这里!」长春急忙伸手挡住。
  「刚才只不过是一点刺激都这样,要是再深入一点……」指挥官掰开少女的
肉缝,试着将中指缓缓塞入。伴随着下体被入侵,长春感到肉壁紧紧包裹着一个
硬物,不断往里面伸。
  「指挥官,这样会弄脏你的手的。」
  「长春一点都不脏呢。」指挥官伸出大拇指,轻轻抠着上方的深色凸起。
  「呀……呀……」从未经过如此强烈的快感,长春兴奋得两腿乱蹬,向前远
远踢出,差点挣脱指挥官的怀抱。
  「好了好了……」拔出手指的时候,整个手掌早已被淫水浸湿,一道细细的
银丝从指间伸向肉缝。
  「呼……感觉好舒服……指挥官,刚才没踢到你吧?」渐渐回过神来的长春,
顿时觉得刚才有些失态,下体又变得湿漉漉的。她下意识拉了拉裙摆,遮住隐私
部位。
  「没事没事。」指挥官在沙发上蹭了两蹭,顺手解开长春制服上的纽扣。
  长春的制服中间用腰带固定,纽扣清一色位于右侧。
  上半身的纽扣很快解开,海魂衫风格的衣领被褪到腰间,光溜溜的肩膀露在
外面。
  只剩下一副白色的文胸遮挡在胸前。
  后背上的汗液早就干了,皮肤发粘,不断散发着少女特有的体香。
  指挥官从后方发动攻势,双手穿过平滑的腋下,毫无阻拦地伸向胸部。
  「呜哈哈,咯吱窝有点痒……」长春起初以为指挥官想挠痒,回过神来的时
候,一双大手紧紧地按在胸口。
  一对小馒头也就是刚刚能被握住的程度,想必刚才撞在身上的就是这对脂肪
了。
  「指挥官,干嘛摸这里啊?」冷不丁被袭胸,长春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只
觉得脑袋一阵眩晕,胸部被这样揉搓着,全身都跟着热了起来。
  「傻瓜,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呢……」指挥官伸手解开了背部的纽扣,正
打算往后拉,怎么拉都拉不动。伸头一看,前方却被长春死死按住了。
  「这里不行啦。」长春害羞地看着指挥官:「我害羞!」
  「身体始终是要看到的,早看和晚看有什么区别呢?」
  在指挥官的连番劝诱下,长春护着胸部的手慢慢松开,还是用双手紧紧捂着。
  「来,靠近点。」指挥官将长春拉向自己,前胸贴后背靠着。
  长春的身体往后挪了挪,臀部刚好坐在指挥官的大腿上,一个硬硬的东西正
戳着自己。很快意识到了那是什么,少女陷入慌乱中。
  「唔,你太用力了。」长春的小手按在指挥官的大手上,道……
  指挥官的下体越来越不安分,硬物的顶部不停地戳向毫无保护的臀部。
  长春被戳得春心荡漾,一把拉开裤子拉链,那早已饥渴难耐的肉棒弹了出来。
  「好……好大。」长春瞪大眼睛说道,伸出手缓缓握住,滚烫的巨物炽热无
比,顶端的小孔甚至渗出点点粘液。
  始料未及的指挥官躲闪不及,有些尴尬地说道:「你还真主动。」
  「什么啊,你自己明明先挑逗我的……」长春抚摸着胯间巨物,不一会手上
也变得黏黏的了。凑近闻了闻,这液体还带着一些腥气。
  「嗯。你先躺下。对对对,把脚放在这里。」在指挥官的要求下,长春将一
对玉足放到那根挺立的肉棒上。脚趾间顶在龟头上方。
  「这?这是?」长春从未想过有这种怪异的姿态。
  「那现在动动你的脚趾看。」
  「哦。」长春轻轻滑动足部,透过丝袜,脚底摩擦在龟头上方。不断有黏黏
的东西从龟头涌出,粘在丝袜上。没弄几下,足尖位置就湿了,长春小声道:
「指挥官,袜子会弄脏的,要是你想做的话,下次我带一双来。」
  刚才还沉迷于足交的快感中,指挥官突然被打断,低头一看,少女的脚底的
确沾了些亮晶晶的东西。
  「唉,好吧……」
  长春从指挥官脸上看到了不满和失落,便凑到股间,摆弄着雄性象征物。
  「指挥官,我用口的话可以吗?」
  「口?」没想到长春居然会主动提出,指挥官连忙点头答应。
  「别射嘴里就行。」
  「好。」指挥官同意了。
  长春调整好姿态,摘掉白色丝质手套,弓起身子,将指挥官的一口含下。
  「好暖和……」指挥官常常吐出一口气,沉浸在口活的快感中。
  胯下的少女口手并用,舌尖转着圈刺激龟头部分,一股温暖溢满腿间。
  手也没有闲着,伸进指挥官的裤裆里,揉搓着两枚睾丸。
  长春紧闭双眼,口中的肉棒带着汗味和男性体味。龟头不时涌出一种液体,
舌尖扫过时黏乎乎的。
  指挥官也没闲着,伸手逗弄着长春胸前的荷尖,紫红色的乳尖在刺激下变得
越来越硬。拨弄了一番后,在伸进长春岔开的胯间,两根指头捏着阴蒂,不停揉
搓。
  「唔……唔……」长春一边含住肉棒,一边躲避着指挥官的偷袭,小屁股扭
来扭去。
  没多久,指挥官感到一股清流从肉缝里淌出,将手背沾湿。
  「啊,不行了……」长春脸红脖子粗,一口吐出肉棒,长长的口水线还粘在
顶端。她使劲抹了抹嘴巴,把帽子扶正:「嘴巴好酸……还有股味……」
  「真是的……」指挥官在长春的脸蛋上用力捏了一下。
  「唔,算了……」长春面朝指挥官,跨坐在身上。
  指挥官明白了她的意思,将自己下体对准长春肉缝,扶着身体,慢慢地指引
她下降。
  「唔……」长春低着头,生怕插错位置。当龟头碰到肉缝边缘的时候,紧张
得话都说不出来。
  「小心……慢慢来……」指挥官还不忘叮嘱。
  「啊……呃……疼……」从来没想过,自己狭窄的通道居然能容纳如此巨物。
在龟头刚刚插入的瞬间,长春感到一种巨大的撕裂感袭来。
  「马上……就好了……」指挥官也拼劲全力突破障碍,小小的穴口比战列舰
装甲还厚。
  「啊…………好胀……」长春忍住胀痛,使劲往下坐,经过前期的一段压迫
后,总算到底了。
  「呼……进去了吗?那我开始了。」
  长春点点头,满脸是汗水。
  指挥官开始抽动腰部,长春咬紧下嘴唇,紧紧扶住男人肩膀。
  阴道内壁被巨物摩擦着,妙不可言的愉悦感涌上心田。之前的撕裂感,胀痛
感,逐渐减轻,长春收拢腿部,以便更好配合指挥官。
  「啊……啊……快……快……」清纯的脸蛋在快感的驱使下洋溢着淫荡,长
春含糊不清吐露着情话,放任指挥官侵入身体。
  「这次你这朵莲花要被污染了。」指挥官得意地笑着,加大了力度。激烈的
撞击下,每一次都让长春陷入无法自拔的快感中。一道道愉悦的电流包裹着两人
交合部,淫水不断从夹缝中渗出,流淌在沙发上,指挥官的裤子也跟着湿了一大
片。
  「啊……啊……」几番攻势准确命中幼嫩的子宫口,机智的闸门彻底被突破,
长春浪叫连连。
  遭了,要是被人听到的话……指挥官一把将长春抱在怀中,用热烈的吻压制
住浪叫。
  「唔……唔……」浪叫转而变成有节奏的低吟,忘情地撞击中,长春喉咙深
处发出的音波,连同唾液一起被指挥官吞下。
  「啪啪啪」,办公室里只剩下有节奏的撞击声。交合处的淫水越来越多,在
节奏的起伏下啪叽作响。
  长春卖力地抽送自己的身体,柔嫩的腰部在指挥官的带动下像个小马达一样
高速运转。撕破矜持的伪装,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渴望爱的雌性。
  指挥官得到了回应后,更加卖力地抽动着,沙发在重压下发出嘎吱的声音。
  「唔……唔……指挥官,我,我不行了……别,别射……」长春抬起小脑袋,
语无伦次地说着。
  「哈……我,我也快,快不行了……」指挥官用尽最后一份力气狠狠戳向顶
端。
  一道闪电划过腰际,积蓄已久的火山喷发了。
  精液喷出的刹那,脑袋里一片空白,只觉得顶在了一个入口的位置。
  长春整个身体像橡皮筋一样绷紧,双手用力按着男人肩膀。
  「呀…………」
  随即大汗淋漓倒在男人怀中,软绵绵的身体就这样扑向怀中,体内的器官还
来不及拔出。
  「唔……指挥官,我,我完成得还好吧?」长春一脸倦意地看向指挥官,高
潮过后的脸蛋,又恢复了往日的清纯,鼻尖上全是汗珠。
  「虽然有点瑕疵,不过总体不错呢……」指挥官俏皮地刮了一下鼻子。
  「太,太好了。」长春笑了笑,随即把头卖在胸口,撒起娇来:「指挥官,
一会再拔出来行不行。这个温度我想好好地感受下。」
  「行行行,听你的。」指挥官轻轻抚摸着柔软地后脑勺。
  「咚咚咚」,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打破了寂静,吓得两人脸色煞白。
  「指挥官,我是逸仙,您在里面吗?」
  原来是逸仙,怎么这个时候来?
  长春惊慌失措地从指挥官身上爬了起来,顾不得下体黏糊糊地。她跳到地上,
捡起被扔在一旁的衣物,抱在胸前。
  「怎,怎么办啊?指挥官?」长春无助地看向男人,身体紧张得发抖。
  「快,你去卫生间里躲一下。我去应付。」指挥官急忙穿好衣服,系上腰带
时才发现裆部位置全湿了,不得已,只好拿过一个靠垫挡着。
  长春抱着衣服,匆忙冲向后方的卫生间,关上门。
  指挥官把留在地上的鞋子踢进沙发底下,大声答应道:「啊,来了来了。」
  打开门,指挥官惊愕地发现,门外不止有逸仙,连海伦娜,欧根亲王,大淀
都来了。
  看着指挥官衣冠不整,脸色潮红,尤其是裤子上奇怪的污渍,几个少女纷纷
投去怀疑的眼光。
  「你们有什么事吗?」指挥官随口应付着,满脑子是躲在厕所里的长春。
  「长春说去做射击训练了,这么久都没回来,想看一下是不是在您那里。」
逸仙解释着。
  「啊,没有啦,我刚才一直忙着工作,没见到她。」
  「好吧。我们做了者宵夜,如果您看到的话,请让她快点回来。」
  「指挥官,你的裤子怎么湿了?」从刚才起,海伦娜一直盯着指挥官的身上
看。
  「啊,刚才不小心把茶水洒了,还没来得及清理,所以用个垫子吸一下。」
  「噫!」指挥官欲盖弥彰的解释让四个人同时生疑,大淀更是把头伸进门里
嗅了嗅,再在指挥官身上嗅了嗅。
  「房间里有股奇怪的味道,指挥官也是。」
  「是吗?」指挥官在身上闻了闻:「我怎么闻不到?」
  欧根亲王将一份调查记录交给指挥官,叮嘱道:「这是刚才的巡查记录,海
面上出现奇怪的现象,我们赶到时消失了。」
  「好的!我知道了。」指挥官心中一惊,差点忘了自己吩咐过。
  「指挥官注意身体哦。我们先走了。」大淀刻意提醒身体两字。
  送走了四个不速之客,指挥官把门锁好,急急忙忙来到卫生间,只见长春打
来一盆水,正蹲在上面,不停清洗着下体。
  长筒袜也被扔到了旁边,身上只剩下一丝,也就是头顶的海军帽了。
  「你还好吧?」望着赤条条的长春,指挥官不禁有些心疼。
  「都流出来了,啧,好恶心哦。」长春从胯间伸出手,手心中捧着一小滩发
出怪味的白浊。
  「我也是第一次。刚才没控制住,不好意思了。」
  长春用盆里的水冲干净手,抬起头,不太相信指挥官所说的话:「第一次?
刚才你脱胸罩的时候挺快的嘛?」
  「啊?我跟视频上学的。」
  「那,那些姿势呢?」
  「也是跟视频学的……」指挥官转问道:「不对啊,长春,你刚才好像太熟
练了一点吧?」
  听闻此话,长春涨红了脸,扭扭捏捏地说道:「我在图书馆看到啦,有专门
的教材……」
  「图,图书馆?」
  「那,那还不是为了誓约那天做准备……想着戴上戒指后,就要把自己交给
你了,所以提前学习一下……」长春用力解释着,不留神脚下一滑,踩在水迹上,
重重跌进盆中,水花四溅。
  「你没事吧。」指挥官伸手把长春搀扶起来,心疼地说道:「刚才逸仙她们
差点就发现了,好险……」
  「唔,我的屁股……」长春揉了揉摔疼的屁股:「下次做这种事情时还是找
个好一点的地方吧。」
  「我的错我的错……」
  「下次指挥官记得洗干净点哦……」
  ……

  二十分钟后,长春终于清洗得差不多了,穿好衣服,打理平整,就像来之前
那样离开了办公室。
  走的时候不忘和指挥官打声招呼。
  谢绝了指挥官的互送,一个人裹紧衣服,慢慢地朝着宿舍位置走去。
  50米外,一个墙角处,四双眼睛正死死盯着长春离开的背影。
  「可恶,果然用身体勾引指挥官,不可原谅……」一位战列舰说道。
  「啊,怎,怎么会是长春啊?」一名轻巡舰感到不可思议。
  「噫嘻,长春刚才做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呢?」一名驱逐舰瞪着大眼睛。
  「看来之前的猜测是对的,各位不要声张,下次等长春和指挥官在一起时,
抓个现形!」一名重巡舰说道。
  三天后,本来打算趁着假期而睡懒觉的指挥官,一大早收到了从港区发来的
紧急通知。
  「各单位注意,D03海域捕获一艘来历不明的驱逐舰……正在返回港区。」
  匆忙穿好衣服,在一干舰娘的互送下直奔港区。
  一路上,不时听到路人的对话。
  「听说那是u国的船。」
  「听说身材很平……」
  「舰装是从来没有见过的款式,构造和像外星人」
  抵达港口,捕捞团队也刚好返回,只见由战列舰和重巡舰构成的编队中间,
夹着一个瘦小无助的身影。她一头金发,个子不高,身上穿着u国风格的海军制
服。
  身上的舰装早已破损,勉强可以辨认出DDG1000几个字符。
  见到指挥官,少女露出十分开心的表情。站直,一个标准的军礼。
  「导弹驱逐舰,朱姆沃尔特级朱姆沃尔特报道!舷号DDG1000。」
  哈。终于有新的导弹驱逐舰了,这下长春号有伴了呢。
  指挥官兴奋地想着,立刻迎了上去………
  似乎并没有留意到周边姑娘们眼中熊熊燃烧的嫉妒之火。